2019-09-02
2017年服装家纺行业信用风险回顾与2018年展望

2016年贸易摩擦频发,纺织服装出口补贴取消,对国内出口型中小企业经营造成一定压力。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共遭遇来自27个国家发起的119起贸易救济调查案件,其中部分涉及纺织服装领域,为了更好地履行WTO协议,2016年4月我国取消纺织服装出口补贴。出口补贴取消后,大型出口企业由于规模优势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强受影响有限,对于毛利润并不高的出口型中小企业将造成一定的经营压力,部分中小企业将因订单减少收入下降,出口补贴取消将直接影响到业绩水平。

东盟国家相对优势逐步显现,对国内出口订单形成较大挤占,2016年我国纺织服装出口创汇能力继续减弱,出口微增长或零增长甚至负增长将成为一种新常态。据海关统计,2016年东盟国家纺织品在欧盟、美国及日本市场份额分别提升0.7个百分点、0.3个百分点、2个百分点,而同期我国对三个地区的纺织品及服装出口份额分别下降2.1个百分点、1.1个百分点、3个百分点。总体而言,我国纺织品及服装出口继2015年下降4.9%之后,2016年跌幅扩大至5.9%,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金额一直处于负增长状态,纺织品及服装出口正式进入调整周期。

2016年国内服装消费增速有所放缓,由于服装消费带有刚需属性,未来服装内需将继续保持小幅增长。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我国限额以上企业服装类零售额为0.84万亿元,同比增长6.29%,增速较2015年下降1.95个百分点。2016年服装类商品零售额累计10,218亿元,同比增长6.8%,但增速比2015年回落2.5个百分点。服装需求是居民生活基础性需求,近年来我国居民收入水平持续提升为服装需求释放提供了一定支持条件,未来国内服装消费将保持小幅增长。

服装家纺上游行业产能过剩,竞争激烈,2016年纺织纤维价格回升对服装家纺面料价格影响有限。由于现阶段国内纺织制造业处于完全竞争格局,激烈的市场竞争使得纺织行业上游的的定价能力较弱,2016年纺织纤维价格增长并未造成服装家纺行业面料成本的上涨,根据柯桥纺织价格指数显示,2014年以来服装面料类价格指数表现平稳,基本维持在118左右。

2016年服装家纺行业经营效益总体略有下滑,子行业表现有所分化,同时受制于成本及行业竞争压力,各子行业企业业绩分化加剧。2016年服装家纺行业上市公司整体毛利率和净利率分别为36.59%和9.94%,同比分别下降1.29和1.40个百分点。从服装家纺子行业数据来看,2016年休闲服饰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增长24.99%和5.01%;女装收入保持11%以上的增速,但净利润同比下降12.62%;男装收入增幅降至3.68%,净利润降幅达54.39%;家纺业收入增幅6.44%,但净利润降幅达16.79%。同时从业绩结构来看,存在1-2家公司独大的情况,如男装行业,2016年海澜之家及雅戈尔服装板块收入及毛利润合计分别为207.96亿元、65.99亿元,占男装类上市公司服装业务收入和毛利润的比重分别为66.42%、65.99%。高端女装中“拉夏贝尔”、休闲装中的“森马服饰”、家纺中的“罗莱生活”等企业的盈利规模都在各自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相应市场占有率也相对较高。

2016年纺织服装、服饰业通过放宽信用政策消化库存倾向明显,形成存货周转率回升、应收账款周转率下降的趋势。截至2016年底,纺织服装、服饰业应收账款净额为2,074.80亿元,同比增长14.00%%,增速较上年提高8.2个百分点;2016年产成品存货额为1,041.10亿元,同比增长4.20%,增速较上年下降2.2个百分点。纺织服装、服饰业近年来主要通过放宽信用政策延长应收账款账期进行库存清理,导致存货周转率有所上升,应收账款周转效率有所下降,未来需关注行业应收账款回款情况。

2016年纺织服装业负债增速及资产负债率有所下降,负债经营程度减轻。截至2016年底,纺织服装、服饰业资产负债率为47.04%,同比下降0.54个百分点;负债合计6,565.30亿元,同比增长5.80%,但增速自2011年来有逐步下降。从服装家纺上市公司数据统计来看,截至2016年底,平均资产负债率为36.72%,同比下降3.29个百分点;负债总额为715.69亿元,同比增长6.56%,增速同比回落16.33%。整体来看,服装家纺行业利用增加负债方式进行扩张的速度放缓。

正文

一、行业分析

2016年贸易摩擦频发,纺织服装出口补贴取消,对国内出口型纺织服装中小企业经营造成一定压力

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共遭遇来自27个国家发起的119起贸易救济调查案件,其中,反倾销91起,反补贴19起,保障措施9起;涉案金额143.4亿美元,案件数量和涉案金额同比分别上升36.8%、76%。其中,近半数的贸易救济案件针对中国钢铁产品外,其余主要集中在化工和轻工领域。我国纺织品及服装出口2016年跌幅扩大至5.9%,但贸易摩擦不降反升,从2015年的98起升至119起。近年来中美贸易摩擦不断,贸易不平衡、纺织品特保、对华反倾销等问题构成了中美贸易摩擦的主要内容,同时特朗普政府实施的“制造业回归”政策,也对我国贸易环境产生一定不利影响。整体来看,2016年我国遭遇的贸易摩擦呈现贸易摩擦政治化、措施极端化倾向明显、终裁税率普遍较高的特点。

在美国2015年向世界贸易组织提起申诉后,我国2016年4月同意取消其向七大行业提供的多种出口补贴,其中包含纺织服装。出口补贴取消后,对于毛利润并不高的出口型中小企业将造成一定的经营压力,大型出口企业由于规模优势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强,部分中小企业将因订单减少收入下降,出口补贴取消将直接影响其业绩水平。

东盟国家相对优势逐步显现,对国内出口订单形成较大挤占,2016年我国纺织服装出口创汇能力继续减弱,出口微增长或零增长甚至负增长将成为一种新常态

随着我国城镇化建设进程加快,居民素质及收入水平的提高,国内蓝领工人数量有所短缺,“招工难”仍是纺织业每年都要面临的一大问题。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共有纺织服装、服饰企业1.57万家,从业人员423.10万人,2016年底纺织服装、服饰业从业人员同比下滑2.51%。同时国内人力成本开始自然增长,自1993年国家实行最低工资标准以来,各省市区最低工资标准基本为两年一调整,呈现稳步上升态势。经过2016年的调整后,上海、天津的月最低工资标准超过了2,000元,其中上海最高,每月2,300元。在小时最低工资标准方面,最高的依然是北京,达到21元。天津、上海、广东和深圳四个地区也超过了18元,分别是19.5元、19元、18.3元和18.5元。纺织业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工资上涨必将提高我国纺织业的劳动力成本。目前,东南亚地区国家,以充足的劳动工人数量、低廉的劳动力和原料成本等优势,纺织业迅速发展壮大,致使部分海外订单开始撤离我国,给我国服装家纺行业的发展造成了较大的国际竞争压力。据海关统计,2016年东盟国家纺织品在欧盟、美国及日本市场份额分别提升0.7个百分点、0.3个百分点、2个百分点,而同期我国对主要地区纺织品服装出口规模均呈下降态势,其中,对美国出口450.2亿美元,同比下降5.7%,其中服装出口额下降2.5%,主要出口商品中针织服装、梭织服装合计出口量同比下降2.2%,单价下跌3.9%,家用纺织品出口额同比下降1.5%,美出口系20年来首降;对欧盟出口495亿美元,同比下降6.8%;对日本出口203.3亿美元,同比下降6.1%。2016年我国对三个主要地区出口金额减少导致相应地区市场份额分别下降2.1个百分点、1.1个百分点、3个百分点。

总体来看,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3月以来我国服装出口形势不甚乐观,我国纺织品及服装出口继2015年下降4.9%之后,2016年继续下降且跌幅扩大至5.9%,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金额一直处于负增长状态,纺织品及服装出口正式进入调整周期。据海关统计,2016年我国累计完成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1,594.47亿美元,同比下降9.35%,降幅较2015年扩大3个百分点;服装出口数量为295.93亿件,同比下降2.75%,降幅较2015年收窄4.16个百分点;服装出口平均单价4.29美元/件,同比下降7.54%,降幅较2015年扩大7.54个百分点。家纺产品出口额增速自2013年以来逐年放缓且已呈负增长,我国海关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我国家用纺织品累计出口385.96亿美元,同比下降4.06%。